环境保护与新乡村建设

  
  温铁军
  我想通过几个故事来探讨一下生态环境保护和新乡村建设的▓关系问题。
  一、四个故事的▓寓意
  第一个是□□我2003年夏天刚采访回来的▓故事。我去墨西哥进行学术交流,正好赶上当地一件大事——蒙面军出山。大家知道,国际上的▓恐怖主义给人的▓形象就是□□戴着一个蒙面的▓帽子露着两只眼。可是□□,当我到墨西哥萨帕塔蒙面军出没的▓地方去,和上千个戴着黑色滑雪帽、露着眼睛的▓蒙面军游击队站在一起,却没有恐怖感。由他们引导,我又到了原始森林,坐了独木舟,到印第安土著人生活的▓那种边缘的▓地区,那是□□蒙面军控制地区。一路上看到的▓就是□□刀耕火种,严重的▓生态环境破坏。一路走,在他们中间生活,和他们一样被蚊子、跳蚤咬得睡不着觉,不得不思考。
  这些土著人为什么改变了作为印第安人的▓传统理念?历史上,他们一直被认为是□□和自然最和谐的▓一部分人,他们不多打野兽,不破坏生态,只满足自己最基本的▓生存需求,这是□□他们几千年来所秉承的▓传统,为什么现在砍伐树木,刀耕火种?这一切,使我这个被称为经济学家的▓人感到不解。我感到这背后隐含了一个非常重大的▓制度问题,什么制度问题呢?为了搞清楚,我先后到那里去了四次。不是□□一般地同学者交流一下,而是□□下乡入户同当地农民在一起。
  期间,遇到一个农场主。我问:“你的▓农场在哪个州?”他说:“你问错问题了,你应该问哪个州在我的▓农场?”也就是□□说,他的▓农场面积大过了州的▓面积。问题就出来了——假如大家认定私有化是□□解决农业产业化的▓途径,那么按照一般农业的▓规律,土地私有化的▓结果就是□□通过扩张规模来应付不断追加的▓资本投资的▓成本。于是□□乎,这个世界范围的▓农业必然是□□在不断追求规模的▓扩张,也就必然是□□大农场挤垮小农。
  小农是□□谁呢?就是□□几千年来维持着和自然相互和谐的▓印第安土著。他们惟一的▓生存办法就是□□到荒无人烟的▓原始森林中去砍伐,去刀耕火种,恢复他们祖先的▓原始生存状态,这样必然会破坏生态、破坏自然。但是□□你有办法不让他生存吗?美国人有办法,美国人可以宣称印第安人作为一个种族已经不存在了,因为他们大部分在保留地,只剩下了42万人。但是□□在墨西哥不可能是□□这样,特别是□□有的▓州,印第安人作为土著人保留原来生存方式的▓还占绝大多数。
  这个故事告诉大家,如果你想要保护生态、保护环境,至少在农业上要防止土地私有化。今天有些国外经济学家们指点大家,你们只有土地私有化了,中国的▓农业才能参与国际竞争。可我说,你就是□□把中国土地私有化一万遍,也参与不了国际竞争。大家的▓学者在美国采访农场,一般是□□考察大农场,看卫星定位、大机械耕作,他们恐怕没有像我一样考察中小农场的▓破产原因。这类农场的▓破产原因是□□规模不足,100公顷以下难以实现盈亏平衡;大宗农产品生产一般得400公顷以上才有可能达到社会平均收益。大家农村土地的▓劳均规模0.5公顷,何年何月才能达到美国农场赢亏基本持平的▓水平?这就是□□活生生的▓农业规模经营。
  不到老百姓中间去,不到人民中间去,谈环保,谈资源环境的▓可持续,我觉得就好像是□□一场梦。
  第二个故事是□□在中国,大家知道,贵州山区是□□我国非常严重的▓水土流失地区,近些年来水土流失越发严重。很多各种各样的▓国际组织,特别是□□NGO对此忧心如焚,纷纷到贵州去搞扶贫。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了解,为什么贵州那些农民愿意到陡坡上去耕种?坡那么陡,在石灰岩山上的▓石头缝里刨一点土种下几棵玉米?是□□他们愿意那么做吗?
  贵州人经常会告诉你一个叫草帽田的▓故事:有一个人有28块山上的▓土地。他爬上去耕种,耕作了27块,还有一块地左找右找,找不着了。拿起草帽一看,剩下的▓一块在这儿呢,就在草帽底下。据说,最多的▓农户有50多个地块。这就是□□水土流失、人为破坏的▓结果。
  难道他们愿意跑到陡坡上耕作吗?因为1978年大包干,贵州是□□第一个最早推行耕地承包30年不变的▓省份。为什么30年不变?是□□因为那里的▓耕地资源高度短缺。大包干之初,贵州省人均耕地面积是□□0.78亩,低于联合国所规定的▓土地对人口最低生活保障线0.8亩。但是□□,当年规定30年不变,新增人口吃什么?上哪儿去耕种?那时候出生的▓人现在多大岁数?25岁以上,孩子都有了。让他们上哪儿去生活?于是□□,只好爬上陡坡,去把陡坡上一点点表土层全刨完。
  大家想想这个故事背后隐含的▓体制因素是□□什么?
  可以把我讲的▓第一个墨西哥的▓故事再补充些资料。当大家寄希翼于解决三农问题,靠加快城市化来提高农民收入的▓时候,我告诉你,墨西哥的▓城市化率是□□80%,大家现在才40%;墨西哥的▓人均收入曾经达到过4000美金,大家现在才1000美金。但他们仍然有34%的▓贫困率,远高于大家。仍然有农民起义,仍然有大家刚才说的▓蒙面军的▓故事,仍然有刀耕火种,仍然有继承了几千年传统的▓印第安人把自己的▓传统不得不抛弃的▓情形。这就是□□体制之恶。
  至于我讲的▓贵州的▓故事,为什么有草帽田?为什么陡坡垦殖?这说明大家的▓改革有不完善的▓地方。有人讲大家现在有很多政策是□□不利于环保的▓,这话说得不错。我想这两个故事,一个国外的▓、一个国内的▓,大概可以为此做一个注解。
  我再讲第三个故事。人们都在说,北京交通拥堵,因此说汽车排量有问题,汽车质量有问题,国产车不好等等。我在纽约的▓曼哈顿生活过半年,也开过车,我就奇怪,纽约这么大的▓车流量,曼哈顿只有一条环线,北京五环、六环都有了。为什么还堵车?我看还是□□制度有问题。主要是□□某些部门利用国家垄断征占土地的▓制度来“圈大院”,每个单位恨不得把自己门前的▓那块地划成自己的▓停车场,画地为牢,依然体现了一种土地占有的▓封建形态。这是□□搞“土围子”,典型的▓封建学问,哪是□□城市化呢?你在曼哈顿岛上看不到圈大院,他们是□□在楼群之中分散车流的▓,而大家则因为大院多封闭管理,车流集中,所有的▓车就都得上马路,这是□□圈大院的▓恶果。
  再讲第四个故事。城里人现在天天讲环保,但是□□真正环保需要城乡统筹。
  大家知道,北京儿童医院每年生出多少残疾的▓孩子吗?每年统计的▓数据都在上涨,为什么?知道这20多年癌症发病率增长了70%吗?这些主要是□□因为农村过量的▓使用农药和化肥。大家亩均化肥的▓使用量是□□美国的▓2-3倍。城里人不要以为老农民的▓事跟你没有关系,他们大量使用农药化肥,城里人的▓日子不会好过。有位香港女士,她说她做母亲了,担心孩子,虽然她的▓孩子可能还相对健康。可大家这儿呢?大家有多少人在吃那些农药化肥高残留的▓农产品?因此,研究农业的▓人经常说,别看市场上那些绿油油的▓菜那么诱人,大家都不敢买,因为那里面富含致癌的▓物质亚硝酸盐。现今为什么医药产业越来越蓬勃发展?因为食物不环保而造成了残疾和疾病的▓高增长。
  因此,大家应该多关注9亿农民的▓事情,这样才有城里人更好的▓生存。农民是□□最无助的▓弱势群体,如果把他们挤得没路可走,最后受伤害的▓还是□□大家自己。
  二、新乡村建设与环保
  从这四个故事中,我想引申出大家正在干什么的▓故事。
  现在,大家在搞新乡村建设,也就是□□我在这里讲的▓“乡村建设与环境保护”相结合。其实,这是□□环保和乡土学问结合。大家现在面临的▓问题是□□,9亿农民,2.3亿小农户,劳动力人均土地
0.5公顷。现在大家强调环保、强调环境学问的▓时候,对农民意味着什么?社会主流舆论告诉农民:你们必须致富,只有致富才英雄,谁不致富谁狗熊。我看大多数不可能致富。要让农民知道,现在的▓意识形态给农民的▓东西,不过是□□墙上画一张饼,让他永远吃不着。要告诉农民,得现实起来。大家走不了西方那种现代化的▓道路,追不上那个潮流。一个人口大国,资源短缺,三分之一的▓石油资源靠进口,按照这种追法发展下去,不是□□今天得非典,就是□□明天得典非,反正肯定会得各种怪病,后代肯定也不好过。
  那怎么办?咱们下乡去搞新乡村建设,让农民明白:别一味地追求现代能源,别以为都用电就是□□好事,咱们也使点沼气,使点天然能源,搞点水能,搞点风能,搞点太阳能,这在所谓的▓新乡村运动中,比上一代人,就是□□新的▓东西。我也希翼学问界、影视界多宣传点这个,让农民别追现代化浪费资源的▓做法。因为历史上农民就是□□烧点柴火什么的▓,没有使用这种高成本的▓东西,不浪费资源,日的▓生活与地里种的▓东西能够实现生态循环。
  小时候大家上学,农民来给讲课说,北京大白菜为什么好吃?那是□□大粪稀灌出来的▓。现在呢,都用化肥了,能好吃吗?所以,如果让农民恢复传统农户的▓生态循环的▓种植方式,那东西才是□□好吃的▓东西,城里人和他们的▓子女才会不受害。看看咱们北京多少胖孩子,受得了吗,小女孩年轻轻的▓,胡子长出来了,还不是□□吃美国垃圾食品催出来的▓。大家要帮助农民恢复农业的▓生态功能,使用生物多样性的▓天然的▓生产方式,在恢复传统的▓“粮猪型”小农的▓种植方式的▓前提下适度扩大农户规模。种粮养猪是□□小农经济的▓传统,又种粮又养猪,完全符合价格风险在农户内部均衡的▓道理。
  已经有众多学者勇敢地承认中国还没有经济学。是□□的▓,大家还没有结合中国资源短缺、人口膨胀这样一个制约条件下的▓发展历程形成本土的▓经济学理论;也没有和城乡二元结构这样一个体制条件相结合的▓环保理论。所以,大家在来不及发展理论的▓情况下就得更加注重现实问题。
  现在,先要大家都知道,农民面临的▓资源永远是□□短缺的▓,而且即使将来实现了55%以上的▓城市化率,仍然会有大约七亿人生活在农村,这是□□难以根本改变的▓,属于国情制约问题。其次,大家不把那5亿农业劳动力当包袱,也不可能把他们完全赶进劳动力市场,去得越多,就越没钱挣,他们一年到头干下来确实挣不上多少工资。非典时期大家讨论,我说,你们有没有想过当年的▓血吸虫病是□□怎么解决的▓?如果不是□□靠6亿农民组织起来挖坑塘,能解决问题吗?现在靠那些医务人员拿药去弄,解决得了吗?看来,国家还是□□要资助农民自己组织自己,把农村过剩的▓劳动力用于群体劳作改善农村基础设施,用于合作经济改变家庭和社区的▓面貌。
  现在,城里人的▓环保运动很活跃,却很少有人认真去帮助解决农民的▓环保问题。于是□□,大家的▓志愿者群体发起了新农村建设,把青年学生志愿者和农民结合起来,从事乡村的▓改良事业,青年人要在劳动过程中和与农民的▓交流中,以群体的▓力量去改变乡间的▓情况。在大家配合农民建立起来的▓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里,无论生产和生活,一概都是□□环保的▓,都是□□生态循环的▓,都是□□可持续的▓。尽管社会上仍然有很多人在批判它,但大家认为,这种方式至少符合循环经济和生态学问。希翼环保领域的▓人士大力支撑。
  (编辑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,本文为2003年10月“绿色中国”首届论坛上的▓发言)
  
  
Baidu
搜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友情链接

Baidu
搜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